2019年3月29日,加利福尼亚州上诉法院裁定,由于当事方不遵守本节的严格要求,初审法院没有保留根据《民事诉讼法》第664.6条的管辖权以在驳回基础诉讼后执行和解协议664.6。乍一看,这个决定… 继续阅读